戚槿

识幸,这儿戚槿
吃全职叶all向杂食 不逆
字圈咸鱼
偶尔产粮,偶尔写字
懒癌+拖延症晚期
开学,弧长,扩列您请便

【Glory Dynasty/叶乔】此间不逝,岁岁年年

字数:3069

  • 一群大佬之间的透明瑟瑟发抖

  • 文笔渣

  • ooc略严重

  • 全文大纲流,略性冷淡




叶修是兴欣这所新分校最近招来的老师。教的好不说关键他理科几乎全精,数学也同样不赖,为此很是受到了学校一群热血中二少年的崇拜。


叶修办公室。


“一帆啊,等会儿从我这儿拿套卷子回去,这不马上要放假了嘛,哥担心你们放了假闲得慌,拿套卷子回去放松放松,不用感谢哥”,顿了一会儿,继续说道,“哦对,卷子假收了之后交。”叶·物理·辅导数化生·老师手里拿着根烟,漫不经心的说道,不知为何,烟却并未点燃。


乔·课代表·一帆暗暗记下了叶老师的话,离开之前还顺嘴问了一句,“老师,其他作业怎么布置?”叶老师微微思考了一会儿,大手一挥,“一帆你去打听打听其他班,他们做的咱们班做了就行。”乔一帆突然恨不得自己从未开口,默默愧疚了一会儿。少顷,便毫无心理负担地开口,“老师您放心,我不会让咱们班(的作业)比不上其他班的!”一帆心里比出一个加油的手势,头也不回地出了办公室。图留叶老师在他身后,嘟囔着“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么冲动呢……”


叶老师毫无心理负担地想,既然答应的这么爽快,那说明作业不多。叶老师转身就去打游戏了。丝毫不顾班里一脸mmp却碍于叶老师淫威不敢开口的学生的心理阴影。
学生OS:老师你来用能量守恒求一求我心跳突然从八十跳到一百八的动能变化量?要不您来判断一下心率不稳是显性还是隐形性状?(╯‵□′)╯︵┻━┻ 


考试前


“大家不用担心啊,这次小测是我出的题,难度就和平时周测差不多,当然为了防止满分过多,我稍微把题出难了一点,不过不用担心,以咱们班的水平,最低也要及格,不及格的考完试请来办公室找我,哥跟你聊聊。



其实从刚上高中开始,年级里就不断流传着关于叶修的传言了。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他的经历对一群青春期的少年来讲极具传奇性。


叶修,少年时代便表现出对理科极强的天赋,高二时直接被某著名大学录取,毕业后却不知为何到了兴欣隔壁的嘉世中学教初中部。在初中部屈居多年后,毅然辞职,到了隔壁新成立不久的私立高中兴欣任职,而这一学期,是在其带过一学期高三后决定从高一教起,新接手了乔一帆所在的理科部三班。教物理。


叶修并不是传统意义上严肃正经的老师,虽然在学术问题上的态度无可挑剔,但在讲课之余,却也还是不掩其本质。比如,


“平抛运动这一块儿啊,大家还是重在理解,别整天闷着头做题。我记得我们高一有个同学,特神奇,老师讲课从来不听,就自己在底下买本儿资料做,老师讲完了,他题还是不会做,这时候就翻出答案,一遍遍看,看到最后我都替他烦。但人最后还是能把题弄出来。我说这话意思是什么呢,不是让大家学那混蛋整天刷题,别把自己刷傻喽。当然了,适当做题有利于身心健康,来一帆,这儿我自己圈了几道题,到时候和大家分享分享。俗话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好题也要分享嘛,希望大家做的开心。”



俗话说得好,要学好物理,先得有一个男神当你的物理老师。

乔一帆觉得他高中的物理完全不用担心了。

叶修上课时带着几分江湖味的洒脱。挥手间写下公式,却又因为数学极好,不过片刻便得出答案,举手投足间莫名有一种震撼人心的气质。同时他也是温柔的,不过这份温柔只分享给寥寥几个人。一个是隔壁嘉世的美女班主任苏沐橙,叶修对待她时总带着几分仿佛对妹妹一般的纵容与温柔,如幼时邻家宽厚兄长。

乔一帆可能也是其中之一。因职务之便,他时常跑去问叶修题。给乔一帆讲题时不同于在班级内的洒脱,衬衫的袖口微微向上一挽,温和了嗓音,不厌其烦的一遍一遍为乔一帆梳理着思路。讲到口渴时,拿起水灌下。在吞咽之间常散发出让一帆出神不已的性感。

多年以后,乔一帆和其好友高英杰闲谈时聊起此事,却不免有些恼怒地道,“我觉得他那么撩我根本就是故意的,当时我还是个孩子呢,亏他下得去手。”

高英杰看着好友脸上不知羞涩还是恼怒的红晕,微微一笑,不发表任何言论。

想来,在那时候,叶老师也便喜欢上一帆了吧。高英杰无不欣慰(?)地这么想着。



对于自己的小课代表以不同的态度,叶修完全不觉得有何不妥。然而在看到一帆屡次因为自己而不同的羞涩样子时,总免不了心情大好。


老魏某天调侃道,“老叶你确定不找个女朋友什么的?这么多年沐橙为你承担的绯闻也不少吧,你也不为人妹子想想?”

叶修对于这个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思考。半晌后终于得出结论,他似乎喜欢上了自家课代表,未成年人。


叶老师忍不住进行了深深的自我反省当中,他到底是有多么饿不择食,居然对未成年人有了非分之想?


乔一帆发现自己最近的状态不大对劲。上课经常看着也老师走神就算了,去问题的时候还偷偷看着叶老师发呆是一种什么样的走向啊,一帆忍不住抓狂道。

周末一帆陪妈妈逛商场时,遇见了叶修。而叶修身旁,走着一位美女。大美女。一帆发现自己居然忍不住的酸涩,在妈妈与叶修打招呼时也没有丝毫好转。直到乔妈妈拎着他上前,“跟叶老师打个招呼。”一番不知怎的突然冒出一股莫名的火气,一双眼难得倔强起来,死死盯着叶修,也不开口。叶修见状,无奈地替他打圆场,“阿姨,一帆是我的课代表呢,特别周到。”乔妈妈闻言就笑了,“叶老师我跟你说,一帆这孩子别的我不敢说,但一定是最贴心的……”

身旁母亲的声音似乎逐渐远去,一帆眼中逐渐只剩下了叶修和身旁笑容大方的女子,看着叶修对着女子的温柔侧脸,一帆心中突然有些委屈。低着头妈妈就走,只有妈妈还回头跟叶修说着什么“叶老师啊,一帆平时也不会这样,最近是出什么事儿了嘛?”叶修思索了一番,摇头“我也不清楚,不过我会找他谈谈的。”

乔妈妈欣喜道“那真是太感谢您了,一帆这孩子比较内向,还需要您多教导才行。”

叶修闻言,微笑道“一帆其实很优秀呢。”

乔妈妈更是难掩喜色,“您过奖,我去看看这孩子到底怎么了,您慢慢逛。”

说罢便追着一帆出了商场,看见蹲在商场门口,整个人都散发着不愉气息的一帆,不免关心道,“一帆,怎么了吗?”

一帆站起身来,向妈妈笑笑,“没事儿,就是感觉突然不太舒服,蹲了一会儿好多了。”看着妈妈似乎仍关心不已的表情,一帆忙转移话题,“刚才看的衣服有什么满意的吗?要不我们去别处再转转?”

乔妈妈听了这话果然心神被转移,只留乔一帆一个人默默还在想着叶修与他身边的女子,内心酸涩。



这份酸涩直到周一重新见到叶修似乎才有所好转。

叶修,“乔一帆,来我办公室一趟。”表情是从未有过的严肃。

等一帆到了办公室,才看到不停揉着太阳穴,一脸疲惫的叶修。一帆见此,也顾不得心中的别扭,只开口,“老师没休息好吗?”


叶修睁开眼,看着他,却不回答之前的话,只直直地盯着他,半晌开口道,“你现在毕竟还是学生,我希望你不要为别的事所分神。”

乔一帆突然脸色煞白,低头答应着,转身便跑了出去。

叶修看着地下一滩水渍,不由苦笑。



“高一理三班有个叫乔一帆的突然逆袭了 你知道嘛?”

“对对 听说是他们班物理课代表呢,理综特别好,听说理综考了二百七呢。”


“……”

乔一帆此时变成了叶修不提倡的埋头刷题的那种人。叶修看在眼里,却不知所措,毕竟,是他要保持理智啊……

终于,三年一晃,六月高考,来临。

高考两天以前,乔一帆突然跑到叶修面前,“老师,马上要高考了,高考完,我来找你,可以吗?”

叶修不再拒绝,反而微笑道,“好。”

据说叶老师带完一届之后就不再教高中了,回他大学母校去了。

据说叶老师收了乔一帆当关门弟子,对小徒弟可好了。

据说乔师兄毕业之后直接被叶老师挖去研究所了,两人还有许多新的发现。

据说叶老师和乔师兄在一起了,两人还很恩爱,很般配呢。

嗯,经知情人士鉴定,最后一个,是真的。


等到许多年以后,叶老师带着乔师兄做学术报告的时候,后辈们问乔师兄,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句话,乔师兄微笑答,“高考一结束的时候,我去找叶老师,叶老师说,‘此间不逝,岁岁年年。’”


评论(4)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