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槿

你好呀,这里戚槿
吃全职叶all向杂食 不逆
喜甜 透明
也许会产粮
超级好说话
欢迎小天使们勾搭~

我女神说斜拍遮百丑,然而到我这儿仍然该丑还是丑『瘫
牛皮纸+铅笔+高亮=一场灾难
渣丑字勿嫌

马住

離傾:

带花少年打马过:

马住

🌖:

好强!!🐴

山吞:

奶粉钱呢:

荔•枝•枝•汁⌚️:

🥞糍糕糕:

太强了

白止:

?!

奥德丽先生♡:

m

安妮的橙子猫:

Keltham:

叶墨言:

颓插:

马了

san.芷羊:

太强了

🌟五氧化二凌🌙:

🐴!

腌·牛肉烫煮麻辣金针菇焖炸香干牛排蒸卤面盖浇麻婆豆酱拌焗饭:

这什么?!!救星吗?!!!

💥一个恭而🍵:

哇手机可以做到吗😂🙏🏻不用每次上电脑了……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

傲寒404:

这是个情绪的宣泄口,也是我暂时停下更新开始扫文的原因。




我想请问一下,你真的“小”吗?


可能你从未意识到,对于一个普通的写手来说,你的反馈意味着什么。



  • 小红心=我读过了您的文,很喜欢,谢谢。


  • 小蓝手=我读过了您的文,喜欢,并且希望能推给更多的人看。


  • 评论=我读过了您的文,想说一些我对于您文章的看法或意见,或者,我只是想交流,想告诉您我有多么喜欢。虽然,可能我说的话非常简单。





但是我想,现在不少的读者应该是:



  • 小红心=就是……Mark啊……扫文标记,因为有时候我会忘记自己读到哪,所以留个痕迹,之后回去翻就比较方便了,一般情况下看完文我会再取消的,这……有什么问题吗?


  • 小蓝手=基本不点啊……新版APP里我也根本找不到这个键啊,这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 评论=我真的只是小透明,虽然很喜欢,但也不知道怎么说啊,只能默默地仰慕太太啦QVQ太太不要见怪哦,么么几




不好意思,综上所述,让我们看看最后你留下了什么?


答案是:什么也没有。


你做的只是“我很爱您我真的很爱您啊我只是没有说QAQ”




好,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请问:你觉得自己算不算白食党呢?


“你说话真难听!”我猜有人要这么对我说了。


但这真有趣,你没有说,难道要写手去意淫吗?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吗?




好了,您看到这里,大可以谴责我的粗俗无礼,我本不是什么善良之人,尖酸刻薄蛮横无耻都是我的本性,但今天我并非要强X任何人,这句话这几天我已经说过很多很多次了,我不想实行道德绑架,说写手是多么不容易,产出是一个多么孤独的过程,既然有产出啦读者看过就要留下痕迹。不好意思,这是什么鬼逻辑?我拒绝,也不爱听。


请问:“我只是一个小透明”真的是成为白食党的理由吗?


我不作答,你觉得呢?




我生怕有人误会,所以决定解释一下白食党到底在我心里是什么意思。白食党=喜欢某文,但只选择扫过,什么都不做的一群读者。他们没有点红心,没有蓝手,没有评论,没有关注,没有表白。我的意思是,以上的任何一条都没有,只是静静地扫了文,走了。


所以现在,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如果是因为写手写的不好,没人看,没人响应,最后写手退出了,这一点也不让我觉得可惜。难道写的不好我们还要供着养着吗?凭什么?读者是不是欠写手的?有吗?


但,如果不是呢?




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这些事情。


我本不愿意拿到台面上来讲,会显得我格外玻璃心,而玻璃心该死,不碎不痛快,这个我懂。但我并非在为自己喊冤,我本无意强X任何人。


我明白圈冷和圈热的区别,也知道形势永远比人强,借用林朵太太的一句话“若圈冷水深,高山也给淹没成深海暗礁;若圈热水浅,低丘也能托起做平地险峰。”但我想大家都知道,我今天所谈的,和这并不是同一件事。


最后,给大家留一个附加题,也许有人会觉得很难,也许有人一眼就能看出答案,我并不知道,也没有正确答案给你们。


题目是:既然现在的环境已经如此恶劣了,我们还能做点什么?




:)


结尾是,我理解读者所有表达爱的方式,不包括白食。


希望您能看到,今天我所写的是“表达爱的方式”,所以一切讨论是建立在“爱”之上的,因此,在这里所说的一切,都只是针对“全然沉默的喜欢”或是“无意的伤害”,有时候看到好的文太喜欢反而忘了点赞推荐,只是“有时候”,而我在强调的是一种“经常”。


其实只要留下一个小红心都不算是白食党,一句“很喜欢,谢谢太太,请加油”都不算是白食,都是对写手的尊重和表白。我想……如果不能为写手带来一丝慰藉,至少也不会让ta们感到落寞吧?


环境恶劣,我们头脑风暴,提出修改意见。


环境恶劣,我们尽可能的更温柔一些,彼此抱团取暖。


环境恶劣,我们等待lofter出现有力的竞争者,让它要么在竞争中进化,要么被自然淘汰。


以上。



【资料整理】全职正文时间轴

多谢太太整理~

None_诺奈:

很久很久以前整理的全职正文的时间轴,最近重新做完,方便补番安利复习用,大家随便看看~


整理是我,排版 @猫镜 ,修改不易要是有错漏就在留言里,图我就不改了。


部分章节数目不连续,空着的章节大抵是没有重要剧情的过渡段,定位仅供参考,实际以原著为准。


之前还整理过,全职副时间轴,←需要自取。


【请勿转出lofter,谢谢】




PS.顺便带个苏黎世2.0的【本宣+抽奖※通贩※








【Glory Dynasty/叶乔】此间不逝,岁岁年年

字数:3069

  • 一群大佬之间的透明瑟瑟发抖

  • 文笔渣

  • ooc略严重

  • 全文大纲流,略性冷淡




叶修是兴欣这所新分校最近招来的老师。教的好不说关键他理科几乎全精,数学也同样不赖,为此很是受到了学校一群热血中二少年的崇拜。


叶修办公室。


“一帆啊,等会儿从我这儿拿套卷子回去,这不马上要放假了嘛,哥担心你们放了假闲得慌,拿套卷子回去放松放松,不用感谢哥”,顿了一会儿,继续说道,“哦对,卷子假收了之后交。”叶·物理·辅导数化生·老师手里拿着根烟,漫不经心的说道,不知为何,烟却并未点燃。


乔·课代表·一帆暗暗记下了叶老师的话,离开之前还顺嘴问了一句,“老师,其他作业怎么布置?”叶老师微微思考了一会儿,大手一挥,“一帆你去打听打听其他班,他们做的咱们班做了就行。”乔一帆突然恨不得自己从未开口,默默愧疚了一会儿。少顷,便毫无心理负担地开口,“老师您放心,我不会让咱们班(的作业)比不上其他班的!”一帆心里比出一个加油的手势,头也不回地出了办公室。图留叶老师在他身后,嘟囔着“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么冲动呢……”


叶老师毫无心理负担地想,既然答应的这么爽快,那说明作业不多。叶老师转身就去打游戏了。丝毫不顾班里一脸mmp却碍于叶老师淫威不敢开口的学生的心理阴影。
学生OS:老师你来用能量守恒求一求我心跳突然从八十跳到一百八的动能变化量?要不您来判断一下心率不稳是显性还是隐形性状?(╯‵□′)╯︵┻━┻ 


考试前


“大家不用担心啊,这次小测是我出的题,难度就和平时周测差不多,当然为了防止满分过多,我稍微把题出难了一点,不过不用担心,以咱们班的水平,最低也要及格,不及格的考完试请来办公室找我,哥跟你聊聊。



其实从刚上高中开始,年级里就不断流传着关于叶修的传言了。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他的经历对一群青春期的少年来讲极具传奇性。


叶修,少年时代便表现出对理科极强的天赋,高二时直接被某著名大学录取,毕业后却不知为何到了兴欣隔壁的嘉世中学教初中部。在初中部屈居多年后,毅然辞职,到了隔壁新成立不久的私立高中兴欣任职,而这一学期,是在其带过一学期高三后决定从高一教起,新接手了乔一帆所在的理科部三班。教物理。


叶修并不是传统意义上严肃正经的老师,虽然在学术问题上的态度无可挑剔,但在讲课之余,却也还是不掩其本质。比如,


“平抛运动这一块儿啊,大家还是重在理解,别整天闷着头做题。我记得我们高一有个同学,特神奇,老师讲课从来不听,就自己在底下买本儿资料做,老师讲完了,他题还是不会做,这时候就翻出答案,一遍遍看,看到最后我都替他烦。但人最后还是能把题弄出来。我说这话意思是什么呢,不是让大家学那混蛋整天刷题,别把自己刷傻喽。当然了,适当做题有利于身心健康,来一帆,这儿我自己圈了几道题,到时候和大家分享分享。俗话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好题也要分享嘛,希望大家做的开心。”



俗话说得好,要学好物理,先得有一个男神当你的物理老师。

乔一帆觉得他高中的物理完全不用担心了。

叶修上课时带着几分江湖味的洒脱。挥手间写下公式,却又因为数学极好,不过片刻便得出答案,举手投足间莫名有一种震撼人心的气质。同时他也是温柔的,不过这份温柔只分享给寥寥几个人。一个是隔壁嘉世的美女班主任苏沐橙,叶修对待她时总带着几分仿佛对妹妹一般的纵容与温柔,如幼时邻家宽厚兄长。

乔一帆可能也是其中之一。因职务之便,他时常跑去问叶修题。给乔一帆讲题时不同于在班级内的洒脱,衬衫的袖口微微向上一挽,温和了嗓音,不厌其烦的一遍一遍为乔一帆梳理着思路。讲到口渴时,拿起水灌下。在吞咽之间常散发出让一帆出神不已的性感。

多年以后,乔一帆和其好友高英杰闲谈时聊起此事,却不免有些恼怒地道,“我觉得他那么撩我根本就是故意的,当时我还是个孩子呢,亏他下得去手。”

高英杰看着好友脸上不知羞涩还是恼怒的红晕,微微一笑,不发表任何言论。

想来,在那时候,叶老师也便喜欢上一帆了吧。高英杰无不欣慰(?)地这么想着。



对于自己的小课代表以不同的态度,叶修完全不觉得有何不妥。然而在看到一帆屡次因为自己而不同的羞涩样子时,总免不了心情大好。


老魏某天调侃道,“老叶你确定不找个女朋友什么的?这么多年沐橙为你承担的绯闻也不少吧,你也不为人妹子想想?”

叶修对于这个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思考。半晌后终于得出结论,他似乎喜欢上了自家课代表,未成年人。


叶老师忍不住进行了深深的自我反省当中,他到底是有多么饿不择食,居然对未成年人有了非分之想?


乔一帆发现自己最近的状态不大对劲。上课经常看着也老师走神就算了,去问题的时候还偷偷看着叶老师发呆是一种什么样的走向啊,一帆忍不住抓狂道。

周末一帆陪妈妈逛商场时,遇见了叶修。而叶修身旁,走着一位美女。大美女。一帆发现自己居然忍不住的酸涩,在妈妈与叶修打招呼时也没有丝毫好转。直到乔妈妈拎着他上前,“跟叶老师打个招呼。”一番不知怎的突然冒出一股莫名的火气,一双眼难得倔强起来,死死盯着叶修,也不开口。叶修见状,无奈地替他打圆场,“阿姨,一帆是我的课代表呢,特别周到。”乔妈妈闻言就笑了,“叶老师我跟你说,一帆这孩子别的我不敢说,但一定是最贴心的……”

身旁母亲的声音似乎逐渐远去,一帆眼中逐渐只剩下了叶修和身旁笑容大方的女子,看着叶修对着女子的温柔侧脸,一帆心中突然有些委屈。低着头妈妈就走,只有妈妈还回头跟叶修说着什么“叶老师啊,一帆平时也不会这样,最近是出什么事儿了嘛?”叶修思索了一番,摇头“我也不清楚,不过我会找他谈谈的。”

乔妈妈欣喜道“那真是太感谢您了,一帆这孩子比较内向,还需要您多教导才行。”

叶修闻言,微笑道“一帆其实很优秀呢。”

乔妈妈更是难掩喜色,“您过奖,我去看看这孩子到底怎么了,您慢慢逛。”

说罢便追着一帆出了商场,看见蹲在商场门口,整个人都散发着不愉气息的一帆,不免关心道,“一帆,怎么了吗?”

一帆站起身来,向妈妈笑笑,“没事儿,就是感觉突然不太舒服,蹲了一会儿好多了。”看着妈妈似乎仍关心不已的表情,一帆忙转移话题,“刚才看的衣服有什么满意的吗?要不我们去别处再转转?”

乔妈妈听了这话果然心神被转移,只留乔一帆一个人默默还在想着叶修与他身边的女子,内心酸涩。



这份酸涩直到周一重新见到叶修似乎才有所好转。

叶修,“乔一帆,来我办公室一趟。”表情是从未有过的严肃。

等一帆到了办公室,才看到不停揉着太阳穴,一脸疲惫的叶修。一帆见此,也顾不得心中的别扭,只开口,“老师没休息好吗?”


叶修睁开眼,看着他,却不回答之前的话,只直直地盯着他,半晌开口道,“你现在毕竟还是学生,我希望你不要为别的事所分神。”

乔一帆突然脸色煞白,低头答应着,转身便跑了出去。

叶修看着地下一滩水渍,不由苦笑。



“高一理三班有个叫乔一帆的突然逆袭了 你知道嘛?”

“对对 听说是他们班物理课代表呢,理综特别好,听说理综考了二百七呢。”


“……”

乔一帆此时变成了叶修不提倡的埋头刷题的那种人。叶修看在眼里,却不知所措,毕竟,是他要保持理智啊……

终于,三年一晃,六月高考,来临。

高考两天以前,乔一帆突然跑到叶修面前,“老师,马上要高考了,高考完,我来找你,可以吗?”

叶修不再拒绝,反而微笑道,“好。”

据说叶老师带完一届之后就不再教高中了,回他大学母校去了。

据说叶老师收了乔一帆当关门弟子,对小徒弟可好了。

据说乔师兄毕业之后直接被叶老师挖去研究所了,两人还有许多新的发现。

据说叶老师和乔师兄在一起了,两人还很恩爱,很般配呢。

嗯,经知情人士鉴定,最后一个,是真的。


等到许多年以后,叶老师带着乔师兄做学术报告的时候,后辈们问乔师兄,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句话,乔师兄微笑答,“高考一结束的时候,我去找叶老师,叶老师说,‘此间不逝,岁岁年年。’”


【叶all】造句系列

好基友说她们语文老师要求造句。
对于基友的悲愤,幸灾乐祸的同时有了这个脑洞。
ooc,慎入。

【叶君】

粗制烂造:君莫笑身上那一身似是粗制烂造的装备,却无一不倾注这叶修的满怀心血。

【叶张】

正襟危坐:叶修朝他走来时,张新杰依旧是那副正襟危坐的模样,仿佛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扣得微微发白的手指。

【修伞】

黯然失色:苏沐秋被撞到地上,刚刚还兴致满满的人一下子变得黯然失色。

【叶韩】

无可质疑:他们会一直走下去。对于韩文请来说,这是无可质疑的答案。

【叶昊】

目空一切:他目空一切,眼中却偏偏装了一个他。

【叶喻】

拖泥带水:喻文州毫不拖泥带水的性格,于叶修已是千万般的熟悉。

【叶王】

神出鬼没:神出鬼没的魔术师不受团队的接纳,却是叶修最熟悉的变幻。

【叶黄】

见缝插针:全联盟最大的机会主义者,见缝插针的剑圣,独独于叶修面前失了分寸。

【叶荣耀】

障碍重重:荣耀之路,障碍重重。

【叶all】叶修和他的荣耀

*脑洞
*叶荣耀
*无cp向。
*以上。慎入。

关于叶修,提起时也许人们第一印象便是荣耀。

荣耀,再打十年也不会腻呢。

这是一个挺普通的赛休期。众人同往常一样,该干嘛干嘛。

叶修也与往常并无不同的在抢boss。

正在被攻击的是70级的野图boss。

叶修挂的是小号,虽然展现给人们以极强的水平,但也无人将他往叶修这个名字上去想。

boss已经红血,叶修带领的团队已经稳稳的将b拿下。叶修也似略有疲惫,b拿下后双手离开了键盘,微微活动着手指,耳机却还是没有取下来。

就这样挂着耳机,耳朵里还是荣耀的背景音乐,叶修却已微微有些出神,荣耀……已经这么多年了啊……

叶修抛开那些年代质感的沧桑,拉回心思回到荣耀上。
耳边却突然出现一个声音,“唔……是叶修吗?”

叶修左右望了望,确定没有好友对他弹开语音窗口一类,有些惊讶,并没有说话。

声音却再次响起“真的是啊。”

此后便没有再发出声音,叶修的屏幕上却突然弹出一个聊天窗口,“叶修,你好啊。”

叶修定定神,看到发送着竟是荣耀两个大字,头像也是荣耀的官方形象,正迟疑间,对面的消息又发了过来。
“嗯……怎么说呢,我是荣耀。”

……叶修默默腹诽,用户名他已经看到了。

又是消息“我是荣耀,不是游戏玩家,是……荣耀这个游戏的……算是衍生体?”

叶修默……他并没有搞清楚现在是怎么回事。

“哎呀,反正你就当是荣耀这个游戏突然变成人了就好,而我就是那个人。”

叶修并没有相信,比起相信他更愿意觉得这是某个黑客入侵了他的电脑。

对方显然也发现了自己的说法不太靠谱,沉默了一会儿发来一条

“要不这样,你试试你现在放不放得出龙牙?”

叶修略犹豫的试了试,却发现龙牙这个技能是真的用不了了。

叶修正准备说话,刚刚为放技能关掉的聊天窗口又一次弹了出来。

“现在相信了吧。”

叶修略僵硬的回复“荣耀?”

“嗯……应该是的。”

“怎么回事?”

“具体情况我也不大清楚,大概是因为荣耀运行时间太长了,衍生出了自主意识?”

得,看这样具体情况是没人知道了。不过就算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为什么来找我?”

“因为听其他玩家说你是荣耀之神啊。”

叶修笑笑,却已经大致接受了这个现实。

“也就是说,你现在能看到全游戏的所有玩家和npc?”

“……大概是的。”

对方略有无奈,却又回复道“荣耀的所有情况我都能感觉得到,但是要改变很难,刚刚我试了一下,只能控制低级技能的暂时冷却,时间不超过三秒。”

于是叶修也拎不清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了,他试着与对面交谈“那现在你……是个什么状态?”

荣耀似乎明白他的意思“现在……是大概算灵魂体的一个状态吧,但是感觉也不太像,只是有了意识而已。”

叶修笑笑,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过纠结。

于是他与荣耀很愉快的聊了起来,虽然谈论的内容并不怎么美好。

具体参考如下。

“那个65级的副本在第二个隐藏boss的时候有bug啊。”

“对对对,就是那个,他们编程序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奈何当时还发不出消息,只能看着那么大一个漏就这么写了上去,当时把我气得……”

总而言之,双方相处的还是挺美好的。

叶修也许是太累了,这么多年的夜猫子习惯也抵挡不住汹汹睡意的来袭,居然就这么聊着聊着,趴下去睡了。

第二天。

叶修醒来时是趴在键盘上的。

努力回想昨天发生的事,叶修笑笑。

说不定只是一个梦。

那又如何。

荣耀,玩儿一辈子也不会腻。

【叶all】关于化学的一个脑洞

今天作孽观赏了一下学长们的化学书,然后彻底受到了惊吓……
脑洞×1,有什么bug此处学渣请无视

叶修,又名硫酸 H₂SO₄,硫的最重要的含氧酸。 叶修是荣耀物质联盟里腐蚀性最强的物质,他的纯度高达99.99%。在以往与其他物质比赛的时候,很遗憾还没有遇到和他媲美的物质。 所以就导致了,叶修碰到谁谁挂的美好成绩。 直到有一天。

【双叶】

叶秋作为叶修的孪生弟弟,是少见的亚硫酸,由于和叶修组成部分相似,叶修的腐蚀性并没有于他身上体现多少。所以叶秋是少数可以和叶修和平共处的物质之一。

【叶喻】

喻文州,由于家人对他影响颇深,使得他融合了许多家人的物质成分(纯碱、石灰石、石英),最终经过重重变化,形成了一种神奇的物质--玻璃。由于玻璃的抗酸性较强,使得和叶修虽不算和平共处,却也互不相干,也是联盟中少见的情况之一。

【叶张】

张新杰,银(Argentum),为过渡金属的一种。银的化学性质稳定,导热、导电性能很好,富延展性。其反光率极高,可达99%以上。由于银与稀硫酸不会产生反应,所以在与叶·硫酸·修相处时,倒还勉强算和谐。

【叶肖】

肖时钦, 作为延展性,耐用性都很高的金属,在他的影响下叶·硫酸·修并不会与他产生太强的化学反应。【当然如果叶修激动浓度变浓我也没办法【bushi